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文化』瓦尔泽:与评论界皇帝斗嘴的作家  

2010-02-12 10:11:56|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化』瓦尔泽:与评论界皇帝斗嘴的作家       马丁·瓦尔泽(Martin Walser), 一位经常获诺贝尔提名的德国著名作家,这次因为新作《恋爱中的男人》获奖而来到中国。81岁的老先生回答问题时若眉毛在“跳舞”,那多半是有关批评家马赛 尔·莱希-兰尼斯基。这对文坛老冤家,对峙数十年后,最终以瓦尔泽创作的小说《批评家之死》收尾。他天真地以为“批评界皇帝”会喜欢这本小说。实情是, “从此以后,兰尼斯基再也不看我的书了”。

       和批评家叫阵需要胆识和勇气,尤其在并不辽阔的德国,知名批评家掌握的是作者的生死。当地读者在没有读某本书时,他们仅有的判断前提就是某位批评家说过的 话。马赛尔·莱希-兰尼斯基恰恰就是批评界的皇帝。而在文学的世界里,批评家与作家的共生关系,就像海螺与寄居蟹,谁也离不开谁。可瓦尔泽还是气不过,他 以作家特有的方式发泄了自己的不满。于是一本《批评家之死》轰动了当年的德国。倒不是因为故事写得有多精彩,而是由此引发出的瓦尔泽到底是不是位“反犹分 子”的讨论占足了媒体的版面。兰尼斯基的犹太人出身加之德国的历史,瓦尔泽对“反犹分子”的罪名百口莫辩。一度,瓦尔泽伤心地想移民奥地利!

       马丁·瓦尔泽的才华与成就当然不是因为他敢和评论界皇帝斗嘴。吵了半天架,虽说把小说的销量“吵”了上去,但于他的创作而言,倒没什么实质意义。可老先生 就是肯花时间和人斗嘴,而且斗上几十年,恐怕这也是他和同为“四七社”成员的君特·格拉斯、海因里希·伯尔不一样的地方。瓦尔泽是天真、直率,不甘寂寞 的。回顾他的生平,那些德国历史上的重要时刻都可见他的身影:1960年代,瓦尔泽和十几位作家用笔杆子为威利·勃兰特领导的左翼党即社会民主党助选;他 积极反对越南战争,为此筹集10万个反战签名。东、西德分裂时,瓦尔泽更是在报章杂志上撰写文章反对此事。不管他本人愿不愿意,瓦尔泽被贴上了“大左派” 的便笺条儿。

       但是你期望用“政治投机”来概括马丁·瓦尔泽。至多,我们可以说:“哦,瓦尔泽先生,您真是位爱凑热闹的老头儿。”有关他的文学成就,早已经是板上钉钉、 盖棺定论,可以写入文学史的事实。瓦尔泽获得的各种奖项有20多个,其中包括德国文学界的最高奖格奥尔格·毕希纳奖。作为诺贝尔奖名单上的热门候选人,目 前,与瓦尔泽有关的大笔钱财是每年欧洲诺奖赌局上,人们对他下的赌注。

《周末画报》×马丁·瓦尔泽
Q=《周末画报》 A=马丁·瓦尔泽

Q:看来这次你和批评界的关系还融洽,不像《批评家之死》出版时,大家剑拔弩张。
A: 我对批评界没意见,但我对兰尼斯基有看法。他是德国非常有地位的批评家,平日主持一档电视节目。你能想象得到他的影响力——成千上万的观众都听他说的话。 但太多观众都没有看过作品,只是一味听他在电视上讲啊讲,对这个做评判,为那个定终生。他,兰尼斯基,是在滥用自己批评家的权力!我写《批评家之死》正是 为了反对批评家滥用权力的行为。当初这部小说出版时,引起了很多争议。小说主人公的原型的确是兰尼斯基,但仅仅因为他是犹太人这一点,很多人就给我戴上了 “反犹”的大帽子。事实上,我和犹太人一点过节都没有!我想反对的只是批评家滥用权力的行为。

Q:为什么你在这么大年纪时选择写一个如此浪漫的爱情故事《恋爱中的男人》?而且主角选择的是近70岁的歌德和19岁的少女乌尔莉克?
A:我不能回答为什么要写这本书,对于作家而言,他们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要写某个主题。冥冥中,我只觉得自己一定要把这个故事写出来,但没什么非实现不可的理由。

Q:选择70岁的歌德是因为你也处于这个年岁,而且开始回忆青春时的冲动了?
A: 嗯,看来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写这部小说了。我之前写过3部有关老少爱情的小说。第一个讲的是68岁的女人爱上了比她年轻十多岁男子的故事,其他两部讲的都是 老男人爱上年轻女人的故事。很多女批评家认为我的小说写得很邪恶。因为不论是从生理、道德、伦理的层面来说,她们认为这都不太现实。在《恋爱中的男人》 中,歌德和乌尔莉克相差了55岁。但让我诧异的是,对这部老少恋小说,女批评家们都表达了不同程度的赞扬。要知道当年,歌德和乌尔莉克的相爱可是件丑闻。 写完这个故事,我算是把歌德从丑闻里解放出来了。

Q:在中国提到“马丁·瓦尔泽”时,会立刻联想到另一个名字:君特·格拉斯。
A: 现在我和他的关系特别好。早些时候,我和他因为政治立场不同关系有些紧张。君特·格拉斯属于社民党右派,我是属于社民党左派。有人说我是共产主义者,我倒 不认为。举两个例子,1960年代,美国对越南发动战争,他支持,我反对。对于东西德分裂问题,社会民主党接受分裂,我当时的态度是坚决反对分裂,但当时 他和很多文化界同仁都支持分裂。不过现在越战已结束,德国也已统一。我和格拉斯也就没什么分歧了,和好如初。我和格拉斯最大的区别是在公开场合演说的目 的。他在公开场合演说时,会臧否事物,喜欢教育大众。我发表演说只是想表达自己的看法。

『What's More』
君特·格拉斯(Günter Wilhelm )-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作家,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最著名的作品是《铁皮鼓》。他的作品富有浓厚的政治色彩,语言之新颖、想象之丰富、手法之独特使他在当代世界文学中占有一定地位。

『周末画报』 采访/撰文 钟蓓  摄影 王涛

良品周刊·平媒精选文章由现代传播 旗下媒体提供,你可以在这里阅读到《周末画报》、《新视线》、《生活》等诸多杂志的经典文章,支持RSS订阅Email订阅 ,亦可通过Google Reader鲜果QQ阅读有道  等在线阅读器获取,或在MSN直接订阅


从现在起,你也可以关注良品豆瓣小组
                     以及良品新浪微博

『文化』瓦尔泽:与评论界皇帝斗嘴的作家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