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新视线』萨达姆的纪念碑之城  

2010-02-01 11:56:36|  分类: 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视线』萨达姆的纪念碑之城       “伊拉克只有一个规划者”。没有人确切知道古巴比伦长啥样——除了萨达姆。自1968其政党执政开始,这位不可一世的君王便藐视一切考古权威,凭借至高无 上的政治权力与坚定信念企图将伊拉克打造成一座他理想中的新巴比伦王朝。萨达姆选择了纪念碑。为了能够容纳那些庞然大物,萨达姆不遗余力地亲自对巴格达进 行重新规划。

       巴格达是萨达姆城市复兴计划的重地。在其上台之前的1100年间,巴格达只有区区两座城市纪念碑。这可归结于伊斯兰教对繁复的装饰艺术,尤其是雕塑的兴趣 索然。而传统的阿拉伯城市除了街道和清真寺的庭院外已几乎无任何可利用的公共空间。大凡之前的统治者往往通过建造伊斯兰学校,高耸的塔尖,巨大的寺庙圆顶 以彰显权力意志。

『新视线』萨达姆的纪念碑之城       依靠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的石油收入,萨达姆启动了大规模的纪念碑计划。宽阔的典礼大道截断原本曲折蜿蜒的老城街道;茶楼、市集、商务区以及住宅区被 毫无道理地隔开;传统的由白色石砖砌成外加木制阳台的住宅楼被改造成威严的山形墙结构以迎合城市庄重的气质。“无名战士纪念碑”(Monument to the Unknown Solder)在大多数人眼中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悬浮在半空中的飞碟。其实际灵感来源于从垂死的伊朗士兵手中掉落的盾牌。而“烈士纪念碑”(Martyr's Memorial)则建于一个巨大的人工湖中央。主碑体仿佛一个被切开的大桃。这两座巨形纪念碑表面上是用来缅怀在对伊朗的战争中牺牲的伊拉克士兵,而实则是萨达姆用来引导大众对其进行个人英雄崇拜的工具。

       7世纪的卡迪西亚战役的胜利是阿拉伯穆斯林民族的骄傲并被载入史册,而萨达姆竟然将对伊朗战争与卡迪西亚战役相提并论,并称其为“萨达姆的卡迪西亚”。于 是乎,他将自己的私人手枪与一把来自卡迪西亚战役的军刀并置于“无名战士纪念碑”底下的博物馆里受人供奉。更神的还在后头,在对伊朗战争还未结束之时,伊 拉克政府便开始计划在巴格达市中心打造用来庆典与阅兵的广场。雕塑家Adil Kamil赢得广场纪念碑——“胜利之臂”的设计权。而该纪念碑的最初草图实为萨达姆亲自绘制。纪念碑的基座为两『新视线』萨达姆的纪念碑之城只 握着军刀的手臂,巨大的军刀在空中交叉使得整个纪念碑呈拱门状。5000个战死士兵的头盔洒落在纪念碑的基座周围。手臂的原型取自于萨达姆的前臂,就连手 指的指纹也严格遵照萨达姆本人的指纹进行打造。为了让自己的光辉形象以及他的价值观深入到每个伊拉克人民心中,萨达姆自然会希望本国人民能在他竖立的纪念 碑旁多待一会儿,于是萨达姆一声令下,在“烈士纪念碑”旁边建了一座游乐场;在“胜利之臂”附近开辟了一块运动场;在“无名战士纪念碑”旁修了一个剧场。 关于他的壁画、雕塑、肖像、明信片充斥着大街小巷。无论是日常工作还是晚间漫步,伊拉克人民无时无刻不在接受着萨达姆的意志熏陶。

       然而这一切,都随着萨达姆的垮台而结束。他的雕像被人推倒;纪念碑下的博物馆里已经空无一物;游客们甚至需要打着手电筒才能在里面行走;“胜利之臂”被拆 除,底下的头盔被众人带回家当作纪念品。那些残存的恢弘的纪念碑似乎早已失去了原先的纪念性而成为历史的见证者。

『新视线』 撰文 大鸟

良品周刊·平媒精选文章由现代传播 旗下媒体提供,你可以在这里阅读到《周末画报》、《新视线》、《生活》等诸多杂志的经典文章,支持RSS订阅Email订阅 ,亦可通过Google Reader鲜果QQ阅读有道  等在线阅读器获取,或在MSN直接订阅


从现在起,你也可以关注良品豆瓣小组
                     以及良品新浪微博

『新视线』萨达姆的纪念碑之城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