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设计』女性的包豪斯  

2009-12-28 10:56:16|  分类: 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设计』女性的包豪斯       当德国包豪斯艺术学校于1919年建校时,它迎来了汹涌的女性报名潮,但时至今日包豪斯的那些女性设计师大多数却仍鲜为人知。在这所举世闻名的设计学府建校90周年之际,从过去的历史中探究一下这些杰出女性被忽视的原因也许更有纪念价值。

       在德国教育学家乌尔莱克·穆勒(Ulrike Muller)新近出版的一本名为《包豪斯女性》的书中,包豪斯学校里的女教师和女学生们展现着她们自由开放的一面:齐整的“鲍勃头”,夸张的首饰;崇尚 素食,做呼吸练习,玩萨克斯管—看起来跟今天的现代女性毫无分别。

包豪斯的“二维”女性

       包豪斯,一个在诞生之日起就宣称“男女平等”的学校,打破了当时德国男女不能同校的禁忌。可当我们站在90年后的今天再回望包豪斯这段历史,老照片中的 “美好”只是包豪斯女性状况的其中一面。虽然这所最举世闻名的设计学府对女性打开了大门,但在包豪斯存在的14年间,人们却对她们的名字知之甚少。女校长 根塔·斯托兹(Gunta St?lzl)、纺织专家贝妮塔·奥特(Benita Otte)、陶艺专家玛格丽特·威登汉(Marguerite Friedlaender-Wildenhain)以及雕塑家伊斯·费灵(Ilse Fehling),这些杰出女性的名字却只是一个个不起眼的注脚。

『设计』女性的包豪斯       包豪斯学校从建校到解散一直规模不大,1919年成立的时候一共有40位学生,据资料显示,当时女性报读这所艺术学校的人数比男性多,最终跨入门槛的女生 占1/4。到1930年底时学生增加到190人,女生约占30%。从这组数据可以看到,在一战之后的德国,欲投身于包豪斯这个理想的乌托邦门下的女性汹涌 的热情。当格罗庇乌斯向世人宣告,在这所学校里将不存在“漂亮性别与强壮性别的差异”的时候,本是一句向全世界宣示“男女平等”的口号,这位校长却偏偏被 里面精雕细琢的字眼砸了自己的脚。事实上,格罗庇乌斯把所谓的“强壮性别”都安排到了绘画、雕刻以及后来于1927年成立的建筑系了,而“漂亮性别”则大 部分留在了纺织系专事“女红”。

       有人曾评价说,在格罗庇乌斯“现代”的外表下,是一个仍然停留在中世纪的思维模式:女性主要职能是留在织布机旁边,为时尚设计室和工厂生产具有现代意味的布料。格罗庇乌斯有个著名的言论,那就是,他认为女性的脑袋是“二维”的,而男性却懂得用三维思考问题。

       当然,他的这种潜藏的思想没有阻挡包豪斯的女教师和女学生们追求这个乌托邦理想的热情。“我们几乎都来自各类应用艺术类学校,但我们想摆脱干巴无味的画画 或水彩练习……我们希望制造出有生命的物件,它们不仅与时代相关联,还能体现生活的新风尚。”这一句出自女校长根塔·斯托兹的话语,正是包豪斯的纺织学院 的女生们欲打破编织只是“工艺”或“女性作品”这种传统观念的意愿。

墙外的芳香

『设计』女性的包豪斯       在那个以男性为主宰的设计学院里,她们所获得的回报是极为有限的,然而,她们的设计成就却在包豪斯以外的地方开花结果。

       其中,纺织工坊里出身的安妮·阿尔伯斯( Anni Albers)于1933年离开德国,与丈夫、画家约瑟夫·阿尔伯斯迁往美国,在北卡罗来纳州的黑山学院任教,随后更成为诺尔(Knoll)和罗森塔尔 (Rosenthal)等著名的设计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她在美国出版了许多关于纺织品和设计的文章,其作品还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多次展出。

       陶艺工坊的玛格丽特·威登汉离开包豪斯后在美国也获得了巨大成功,她所创建的Pond Hall陶瓷品牌在北美大陆成为当时的行业标准。而贝妮塔·奥特自从被学校开除以后,在德国的另一个城市开办了以自己名字冠名的制造厂,直到今天她的纺织 品仍活跃在德国的工业生产中。

『设计』女性的包豪斯       细数这些包豪斯女杰,也许只有玛丽安·布兰德(Marianne Brandt)是唯一一位在包豪斯时期打造了个人声誉的女性。那是1923年,拉斯洛·莫合利-纳吉(Laszlo Moholy-Nagy)担任金属系主任,布兰德被转到金属系,她是包豪斯历史上唯一进入该系学习的女生,然而,即便如此,她也没有逃脱女性遭排斥的命 运。在后来回忆包豪斯岁月时,布兰德谈到自己的求学经历:“一开始,他们都不愿意接受我,因为在金属系里是从来没有女性的。为了表示厌恶之情,他们把所有 沉闷累人的活都交给了我。我忍气吞声不知敲打了多少个半圆形的银器。后来,他们终于接受了我。”

       也正是布兰德的这份坚毅成就了她在工业设计界的美名。1926年,她设计的圆形灯具被柏林的一家工厂选中,随之投入日常生产。1927年,在布兰德的手 中,那只脍炙人口的“康登”床头灯问世了。这只可任意调节角度、有着弯曲的灯颈和稳健的底座、方便睡眼惺松的人半夜照明的革命性产品,在经济大萧条时期依 然能卖出5万只,已经足以证明布兰德在现代设计史上的地位。

       从1919年至今,一个90年的传奇仍在设计界演绎下去。包豪斯的大多数女性,没有像那些男性一样扬名四海,但是她们的成就却继续在设计领域和日常生活为 人们所共享。如果说包豪斯的建筑风格代表着人们对未来的畅想,那么包豪斯的纺织工艺则秉承了当年包豪斯女性用以抗衡男性的实用、精巧和奇特的初衷。正如根 塔·斯托兹所言:“我们面前有无限的实验空间,最重要的是如何定义我们的梦想世界,如何用材料、节奏、比例、色彩和形状去构建我们的经验。”

『周末画报』 撰文 Wendy

良品周刊·平媒精选文章由现代传播 旗下媒体提供,你可以在这里阅读到《周末画报》、《新视线》、《生活》等诸多杂志的经典文章,支持RSS订阅Email订阅 ,亦可通过Google Reader鲜果QQ阅读有道  等在线阅读器获取,或在MSN直接订阅


从现在起,你也可以关注良品豆瓣小组
                     以及良品新浪微博

『设计』女性的包豪斯

  评论这张
 
阅读(6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