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影像』长江:消失中的风景  

2009-11-30 10:13:13|  分类: 影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影像』长江:消失中的风景       Nadav Kander 1961年出生于以色列特拉维夫,在南非长大,现定居于伦敦。2006年至2008年,他五次来到中国,并将镜头对准了象征中华文明的母亲河——长江。 Nadav Kander从上海吴淞口出发,沿长江溯源而上,途经南京、武汉、重庆等地,最终到达青海,记录下了中国发展变化中的景色和三峡库区的集体迁移,从而促成 了他的“长江”项目。

       在中国,1.5亿人世世代代依水而生的土地正经历着巨大且快速的变迁。断裂的桥梁、在被污染的江水边野餐和游泳的人们、即将沉入江水的老城……每一幅画面 无不在叙述着一个现实与历史断裂的故事。大规模的发展使许多地方具有同样的面孔,无数文人骚客留恋和描绘的三峡风光与“移民”们的精神家园一同沉没于奔流 不息的长江之中。“我们无法重温我们从哪里来,因为它已不复存在了。”

Q:你是怎么想到要拍摄中国的?为什么会选择长江作为拍摄的主题?
A:我一向喜欢拍摄有些凝重和不安的地方,它们是人类在地球上留下的痕迹。我对那些看起来美丽且简单的风景摄影毫无兴趣,我关注的是人类如何使用地球,用这个观点来看中国再合适不过了。可是我不可能把整个中国都拍了,所以我只能选择一个中国的缩『影像』长江:消失中的风景影, 那就是长江。我拍摄长江有两个理由:首先,长江是对“变化”的一种很好的隐喻,因为河流是一直在变的,而中国又是一个始终在变化的国家。其次,这条河在每 个中国人的心中都有一个特殊的地位,就连离他很远的人也一样,这和其他国家很不同,比如住在纽约的人也不会对密西西比河有感情。但是你可以在中国任何一个 地方找到任何人,他们都对长江有种特殊的感情。

Q:拍摄长江之前,你来过中国吗?你对中国有什么样的感觉?拍摄之后,你怎么看中国?
A:从没有来过。当然,之前我看过很多关于中国的资料,但是我认为没有什么会比亲身经历更加能让你体会到真实。我觉得中国是个不寻常的国家,这些不断的变化很不寻常,虽然我认为变化得有些过快,看上去是一种违反自然规律的快速步伐,这里的人们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

Q: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当下的中国,那会是什么?
A:我觉得那应该就是非凡。这里的人们都太坚强了,每天都可以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坚强地生存着,令人难以置信。还有那些到远方打工的农民工,他们要离开家很长时间。

Q:与你的其他作品相比,“长江”这组片子的风格有些不一样,能否描述一下你的拍摄方法? 你是怎么开展拍摄工作的?
A: 我会事先做些调查,但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去寻找感觉。我一定要对我的拍摄对象有一个明确的观点,它并非存在于我的脑子里,而是在我的身体里。我一直在探 寻肖像的拍摄方法,我会走开,然后站在一旁。当我看到什么时,会先用宝丽莱试拍一张,如果不错的话我就开始工作。一般来说,我的效率很高,有时候拍一张就 到位了。我的工作习惯应该是对那些组成照片的物质的重新认识,这是我五次来中国拍摄的原因。我不想拍《国家地理杂志》那样的照片,所以我需要在中国停留一 段时间,离开,再次思考,找出我对这些照片的感受,接着再回到中国,和当地的人们交谈。

『影像』长江:消失中的风景Q:照片的景深都很深,镜头与拍摄对象间似乎刻意保持了距离,为什么?
A: 我在拍摄“长江”这组片子时,觉得自己是一个外来人。我有一种十分遥远的感觉,甚至比我在意大利或日本时更远,所以我开始以把人拍得很小的方式来呈现这一 感觉。渺小的人是与中国这个庞大的国家的强烈对比,也是对中国人精神生活状态的一种隐喻。我到后来才发现凭直觉去这么拍是对的。

Q:这一系列作品都有种超现实的味道,介乎于真实和虚幻之间,为什么会这样?色调上处理过吗?
A:这些颜色当然是经过一些调整的,我想让所有照片的颜色看起来像一个整体,所以我把每张照片的颜色都归在同一色系之中。我对精确度和细节不那么在意,我希望那些照片包含着情感,而人们在看到照片时能够产生共鸣,他们会说,这些对我来说很有意义并且有意思。

Q:你似乎特别关注环境问题,比如你曾拍摄过俄罗斯的切尔诺贝利,而“长江”则关注三峡工程带来的巨变,还因此获得2009年环保摄影奖(Prix Pictet Prize 2009)的提名,是什么促使你如此关注环境问题?
A:我觉得我更关注的是人们怎样对待我们的地球,以及如何改变它。我主要的拍摄动机是捕捉人们在地球上留下的痕迹,我特别喜欢去一间所有人都离开了的空房子里,看看他们留下了些什么,里面有很多的故事。

『影像』长江:消失中的风景“长江”的拍摄过程中最让你难忘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A: 我曾在火车上碰见过一个特别可爱的男人,他会说一点英语,他对我讲:“为什么中国为了建设要去摧毁,我没法再回到我以前出生的地方了。”这对人们一点都不 好, 我们正在和这个古老的国家渐渐失去联系,我觉得非常可悲。在中国时,我的心情很糟糕,因为中国看起来似乎在追随西方的东西,而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模仿和寻找 那些在西方实际上并不健康和美好的东西。

Q:除了纪实摄影以外,你在商业摄影方面也一样游刃有余,你如何平衡两者间的关系?你经常尝试不同的类型吗?
A:我永远都不会把自己定义为一名纪实摄影师。纪实摄影强调的是你面前的东西,而我在意的是内心深处的自己和感觉。

Q:你说过你最想拍摄南非前总统曼德拉和鲍勃·迪伦,为什么?
A:我想拍很多人,他们只是其中的两个。但是拍摄政治家会比拍艺术家或音乐家要困难,因为他们似乎不太明白你想表达什么。人们总想看起来漂亮,可是漂亮往往很无趣。

Q:你一般使用什么机器?你进行后期处理吗?
A:以前我喜欢手动Pentax和Hasselblad相机。现在我用德国的Linhof相机,我经常用Photoshop,它就像我的暗室一样。

『新视线』 翻译 骆骆  设计 Ann

良品周刊·平媒精选文章由现代传播 旗下媒体提供,你可以在这里阅读到《周末画报》、《新视线》、《生活》等诸多杂志的经典文章,支持RSS订阅Email订阅 ,亦可通过Google Reader鲜果QQ阅读有道  等在线阅读器获取,或在MSN直接订阅


从现在起,你也可以关注良品豆瓣小组

『影像』长江:消失中的风景



『影像』长江:消失中的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